心若琉璃 志在雕刻

发布时间:2016-11-30

——记技术中心高级工艺美术师马荣

  一张略微倾斜的特制工作台,一把升降椅,一个垫脚木质小台,一盏台灯,一幅人物肖像图稿。雕刻刀、雕刻针、光刀、腐蚀药水、放大镜等工具和钢版整齐的码放在工作台上。整洁明亮的工作环境下,一双明眸透过放大镜仔细观看着钢版,心中思绪经过指尖由刀锋传递到钢版上。钢版在刻刀的雕琢下不断变化,交织的点线在钢版上不断延伸,渐渐浮现出精细的图像,不变的只有坐在台前的雕刻师那专注的神情。技术中心设计雕刻室高级工艺美术师马荣,伏在雕刻桌前从事手工凹版雕刻工作已整整三十载。

马荣在专心雕刻

“我想当个杰出的女雕刻家”

  1978年,带着青春的懵懂,不到16岁的马荣考入北京国营五四一厂(现北京印钞公司)技校美术班。毕业后分配到五四一厂设计室,一开始是学习图案设计和雕刻入门课程,一段时间后设计室领导和师傅们针对学生表现再确定专业岗位。当她看见各式各样的雕刻工具时,立刻被这能自己动手的“有趣”工作吸引。翻看一册册前辈大师的雕刻作品时,她沉醉其中。

  1981年的31,马荣开始了手工钢凹版雕刻的学习和工作。传授她钢凹版装饰雕刻的老师是我国第一位女雕刻家赵亚云。自那时起,马荣便以赵亚云老师为榜样,在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我想当个杰出的女雕刻家。

“我坚信金字塔理论:基础越大,塔尖越高”

  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开展,各种思想也开始影响她平静的生活和工作,身边的同事有的走了,一同来的同学也有人转行。马荣本着最初的、最原始的对凹版雕刻工作的钟爱和信念,仍然坚持不懈在雕刻领域默默努力。因为她坚信金字塔理论:基础越大,塔尖越高。

  雕刻专业的学习是从制作雕刻专用工具开始,学习磨刀、光磨钢板、配置腐蚀药水,掌握刀功、针功、药水腐蚀到点线布局等技术要领和工艺规则,逐步掌握文字、装饰的雕刻技巧。马荣默默的伏在工作桌上,一点一线地雕刻着钢版,雕刻着自己的未来。作为一个想在这个专业有所成就的雕刻者,每天8小时上班总显得不够,常常自己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不仅如此,为了弥补自己绘画方面的不足,为了将来能够从事难度最高的人像雕刻工作,马荣除了在家中不断练习,她还利用每周唯一的单休日去写生,或是去看展览了解时下绘画潮流。她还参加了绘画培训班强化绘画基础,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深造。

  马荣持之以恒、艰苦努力,只用三年时间就完成了文字、装饰的雕刻学习,受到领导和老师的肯定,使她能够较早地参加正式原版的工作。马荣连续几年被评为“劳动红旗手”、“青年技术标兵”,并获得“北京市爱国立功竞赛标兵”等称号。由于成绩突出,领导推荐她提前进入人像雕刻的学习。

“我的心在雕刻上,我的工作与娱乐,快乐与苦恼,爱好与特长都紧密的与事业连在一起”

  在吴彭越、宋广增、苏席华几位老师的教导下,马荣迈向她向往已久的人像雕刻之路。老师们对人像雕刻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并且敢于创新的态度至今影响着她。

马荣第一幅运用在主业产品上的人像雕刻

  1991年古巴钞票人像雕刻任务中,在有新老雕刻专业人员6人参加的人像雕刻竞赛中,马荣的作品夺得第一名,并被正式选用。“那是我的作品第一次被正式选用,对我是一次极大的鼓舞”。之后一次技术练兵活动,历时半年伏在桌上一刀刀的精雕细琢,马荣雕刻的邓小平像在最后的评比中取得了第一名。在总公司综合实验版任务中,她承担了唯一的人像雕刻工作。她抓住了这次锻炼机会,大胆的加入自己的想法,雕刻时创造性的融合了中国民族艺术传统的白描法与西洋立体艺术的明暗法。这块含有众多科技成果和独特人像雕刻方法的试验版,最终通过了总公司的验收,并得到了许多有价值的数据。

  1997年是第五套人民币毛泽东头像雕刻的攻关阶段,也是大家最为关注的创作项目,它不仅代表当时我国钞券凹版雕刻的最高水平,也是第五套人民币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为了选拔出最好的雕刻作品,总公司组织了印制系统的凹版雕刻人员进行雕刻竞赛,马荣深感这是一次施展才能、检验水平、为印制事业做贡献的良好机会,她专心投入到创作中去。三个月的紧张工作,三个月的挥洒汗水,在最后的评比中,上海印钞厂雕刻师徐永才因在人物神态处理上更好而被选用,马荣只获得了印制系统的第二名。她没有为自己找一个落选的理由,因为她深知,在人民币的雕刻创作上,雕刻作品只有冠军才是成功者。

马荣雕刻作品应用在第五套人民币20圆券上

  心情并没有太大的起伏,马荣很快便全身心的投入到第二轮竞赛——第五套人民币20元券上毛泽东头像的雕刻。就在她潜心投入创作时,100元券印刷出现了严重的滋墨现象,总公司多次召开技术研讨会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但进展不大。马荣希望自己新的作品能够避免出现同样缺陷,为能解决这一问题,她到印刷现场向工人师傅请教,经过深入分析和多次试验,她认为应避免长线条在脸部出现,头发的线条不能太密,在衣纹的处理上应减弱皱褶,强调毛料衣服的挺括和厚重的质感。当时任务的创作时间已经很紧迫,为了探索出凹版雕刻人像适应当前印刷条件的规律,她大胆的同时雕刻两块钢版。这一方式使她完成作品时需要付出多一倍的工作量。在总公司上机试印版上,运用多种点线排列方法、创新的雕刻间隔线技巧和局部人像试验,取得了重要试验成果。之后,她首次提出运用雕刻版纹内暗藏间隔线的方法,通过控制油墨流动性可以解决凹印滋墨的问题。这就是现在已经普遍使用并定为工艺的拦墨线。这项技术改革十分有效,不仅明显解决了当时印刷滋墨问题,更广泛的用于钞票的原版制作中。辛勤的耕耘终于有了成果,马荣的作品终于获得了冠军,这使她倍感光荣,同时她也感到雕刻专业技术水平仍应不断提高,以应对人民币与国际接轨的发展趋势。

  心爱并甘于为之奉献的工作也常给她带来不小的苦恼。因为她和丈夫工作都很忙,晚上经常八、九点才能回家,刚上小学的女儿晚上只能独自一人在家中。有一天,晚上女儿打来电话说:“妈妈,我害怕,你快点回来吧。”平时女儿也常因为他们回去晚了打电话来撒娇,她并没有在意,只是说马上就会回去之类的话语安慰几句。当下班回家时,她看到了那刻骨铭心的一幕,女儿蜷缩在床上,眼角挂着早已吹干的两行泪痕,就那样睡着了。她不知道女儿在此之前到底经历了多大的恐惧,作为孩子的母亲,她只能怀着愧疚的心情看着女儿默默流泪。

  就这样,伴随着快乐与苦恼,雕刻这项工作陪伴她走过了二十载。马荣在2001年被评选为全国先进女职工,随后晋升为高级工艺美术师。

“我们只是希望用新时代的方法来继承传统,并传承下去”

  2001年马荣调入总公司设计制版中心,新的环境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让她以更加积极的心态投入雕刻创作。拥有20年雕刻经验的她,能熟练掌握各种技术要领和方法,雕刻功夫已是得心应手。但是新世纪带来的不仅是希望,还有严峻的考验。

  新组建的制版中心,引进和改造了钞票原版制作工艺,原版雕刻也随之进行改革,进入了以计算机为标志的电子化时代。当时对原版雕刻工艺的改革是坚持手工雕刻保持传统还是与国际接轨发展计算机雕刻是存在分歧的。马荣觉得钞票雕刻的国际发展趋势肯定是向计算机雕刻迈进,计算机与雕刻刀只是不同时代雕刻创作的工具。能够熟练的使用计算机这一新工具进行雕刻才是真正做到延续传统、传承工艺。

  为此,她在不惑之年开始从头学习计算机基础知识,从开机和关机开始学起,为了能尽快掌握计算机的操作,利用在家的时间练习操作,马荣购买了当时算是昂贵的电脑。随后她开始自学ILLUSTRATOR图形软件的操作,参加了吉奥利“ONE”雕刻软件讲座、匈牙利优拉雕刻软件的讲座。她还赴比利时、匈牙利学习了ESKO以及GS雕刻软件,使自己操作及软件应用水平不断提高。

  2005年技术中心重组,设计制版中心并入技术中心组建为设计雕刻室。马荣在继续从事雕刻事业的同时,也开始肩负为行业培养雕刻人才的任务。

  在不断地学习实践中,马荣用计算机及雕刻软件制作了大量的雕刻作品,并在第五套人民币2005年版、新版港币、新版澳门币、科研项目、奥运产品、世博产品和邮票创作中得到多次运用,且社会反响良好。

  改进人民币原版制版工艺,增加防伪功能,提高产品质量,是总公司通过对人民币提升实现精品工程的具体要求。面对制版工艺的改变,马荣的许多雕刻技法、工艺标准和经验数据都需要重新调整。作品中每一根点线的调整都是经过了精心斟酌,在极为有限的时间里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技术攻关。在总公司技术总监邵国伟的指导下,马荣通过不懈努力,使新法人像雕刻创作做到了精益求精,不仅使产品质量跨越了一个新的台阶,也使自己的专业技术水平得到了提升,在领导的关怀下,2005年获得了首批总公司专家人才库成员的殊荣。她的人像雕刻作品在2011年国际雕刻师作品展上获得了国际雕刻师的高度评价,为国家争得了荣誉。

  “我不敢说自己把全部的精力用在了凹版雕刻事业上,但我的心在雕刻上,我的工作与娱乐,快乐与烦恼,爱好与特长都紧密地与事业连在一起。在未来的工作中我还需要掌握新的信息、新的技术,而艺术创作需要不断提高艺术修养,更新艺术观念,丰富的知识和生活经历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必要条件,我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了凹版雕刻事业上,为了做好这一工作,我不去计较个人得失,不奢望人人都能理解自己。但我希望从事雕刻工作的艰辛和难度能被人理解,这将有利于新一代年轻人能在这一专业里钻研和成长。三十年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人一定要有追求、要有目标,由于自己的奋斗目标是在事业发展范围内,所以个人努力的结果会促进事业的发展。我相信,印制系统的每一名职工都在做出自己的努力,行业发展的总体效果将是不可估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