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寸之地的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2016-04-19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和众多青年无从选择命运一样,一个毫无绘画基础的年轻人因分配政策茫然走进美术学校,经过几年艺术熏染,由学校分配至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属上海印钞厂,误打误撞与钞券艺术结缘,从此踏上了传承钞券艺术的求索之路。


  这个年轻人叫沈志云,如今已是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上海印钞公司正高级工艺美术师。

  从雕刻到设计,跨专业的艺术实践成就了他独特的设计风格

  1974年,年仅20岁的沈志云从上海美术学校绘画专业毕业,进入上海印钞厂从事手工雕刻钞券原版工作。从此,手中画笔换成了钢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坚硬冰冷的钢版上,千万刀刻痕,留下了作品,也流逝了青春。

  回忆起那段与孤独寂寞为伴的雕刻生涯,沈志云感触颇深:“在专业岗位干了多年以后,对自己从事的事业有了深刻了解和认知。其艺术上的特殊性、技术上的神秘性和使命上的崇高性深深吸引着我,让我走上了为印制事业奋斗的道路。”

  经过多年岗位磨砺,一个对钞券艺术懵懂无知的青年,终于找到了深埋心底的归属感。1985年,为提高和完善技术,沈志云再次走进学校寻求新知。这一次,他选择的是中央美院的装饰雕刻专业。

  这次求学经历彻底改变了沈志云的人生轨迹。1990年,钞券设计组扩充人员,沈志云幸运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中央美院两年的系统学习,不仅丰富了沈志云的美术设计理论知识,而且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相对雕刻而言,钞券设计似乎更能让他学有所用。一番深思熟虑后,沈志云开始了释放光芒和能量的钞券设计人生。

  因兴趣改变专业,由好奇而更加专注。沈志云认为,艺术上的兼容并蓄,需具备跨专业学习、跨领域实践和全方位思考的能力。于是,他主动学习使用计算机辅助钞券设计系统和先进的图纹设计制版技术,并用于钞券设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纪念钞及第五套人民币的部分图纹设计及原版制作就出自他手。

  跨专业的艺术实践,提升了沈志云的艺术领悟力,催生了其艺术表现的多样性;雕刻、图文制版和设计的融会贯通,成就了其设计的独特风格。

  设计原点:通过钞券向世人展示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

  第五套人民币成功研发,上海印钞公司一批钞券设计人才也因之在钞券设计雕刻领域崭露头角,沈志云便是其中一位。

  1994年,在第五套人民币设计中,沈志云用富有现代感的设计语言诠释饱含东方文化特征的中华文明内涵,用吻合时代审美意味的设计形式传达具有中国特征的视觉元素,努力追求使用功能和主题内容有机结合,并注重强调防伪、方便识别和流通。1999年,该设计获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第五套人民币设计研制(纸币设计)二等奖。

  初战告捷,更坚定了沈志云投身钞券设计事业的决心和信念,设计道路也越走越顺畅。2001年,他完成了中国银行香港分行港钞的设计,整套港币设计形式新颖、色彩典雅,获得专家高度评价;2006年,他与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设计小组共同设计的北京奥运纪念钞,在众多设计方案中脱颖而出,一举中标;2007年,他主持设计中国银行新版澳门钞正面;2008年,他设计的中国银行港钞正面方案被选中,并负责整套五个面额正面设计……十余年耕耘,在钞券设计领域,沈志云收获累累硕果。

  钞券是祖国的名片,通过钞券展示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这是沈志云钞券设计的原点。因而,他的钞券设计理念清晰而富有个性:兼顾民族性和时代感的撞击与融合,立足于传统与创新在现代审美层面的有机统一。

  在自我否定的过程中不断突破自我、超越自我

  作为上海印钞公司设计团队领军人物,沈志云的设计不仅仅局限于钞券,也涉及护照、国库券、银行票据等方面。

  不同的品类,需要不同的表现形式。沈志云坦言,相对狭窄的创造平台及繁复的工艺技术制约,常常会出现设计瓶颈。突破自我就是否定自我的过程,不断寻求新的创意、吻合产品定位的设计样式和审美取向是突破创作瓶颈的关键。

  比如,新版电子护照的设计,沈志云至今记忆犹新,几易其稿的创作过程异常艰辛。设计主景图案,从历史、文化、民族、地域等诸多因素中分析、论证和归类,选出具有中国特征、公众认知度、民族性和时代性相对平衡的设计元素;设计形式反复斟酌,最后采用简约、明晰、具有现代意味的表现形式,传达主题的内涵和外延。新版电子护照的精湛设计,受到国家相关部委的高度评价。

  这个用一腔赤诚和高超技艺让共和国名片熠熠生辉的钞券设计者这样定位自己的专业:“我们的设计要经得起岁月的考验和时间的冲刷。”仅此一言,沈志云的人格魅力和艺术气质已然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