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一片白云,回到布达拉”

发布时间:2016-04-19
  从黄山到布达拉宫几千公里的穿越,从上海人民广场的六卷胶卷到一只鸽子,从一笔笔的设计、素描到在38幅设计稿中脱颖而出……曲振荣以第五套人民币50元券,“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纪念钞的背面票面设计、背面主景设计、素描稿创作而蜚声业内。在采访中,他几乎不提艺术理论和设计理念,而是用一个个难忘的故事,用一个个刻骨铭心的细节,讲述一位钞券设计师怎样被打动、和怎样去表达这些感动。 

   意外:黄山换成了布达拉宫 

  第五套人民币50元券的背面主景是布达拉宫,而最初设计稿中主景图案却是黄山。最能体味到这一变化深刻意味的人,莫过于曲振荣。 

   1996年初春,新一套(第五套)人民币设计任务秘密下达了。当时曲振荣是上海印钞厂的主力设计师,他的设计作品经过层层申选,终于报出了第一次设计报样稿,确定的背面主景是世界遗产著名山川黄山。根据整套人民币主景组合形式,曲振荣采用了迎客松和玉屏峰的风景图案进行组合配以胶印花纹,手工绘制出报样稿。经过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中国人民银行、国务院的逐级报批,也经过一次次修改和调整,终于完成了正式上报稿,与第五套人民币其他券别的设计稿一起,被送到了上级领导案头。结果却意想不到,上级领导从大局出发,提出了新一套人民币背面主景名山大川系列中增加西藏题材,将50元券背面的黄山主景改为西藏布达拉宫。 

   一切重头开始。“人民币设计从来就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这不是我个人的运气,而是这项工作的特殊性质。”曲振荣说,“说不难过,肯定是假的,黄山的设计方案整整做了一年,花了很多心思。”熟悉人民币设计内情的人都了解,每一套人民币设计,都凝结着无数设计师心血。有些心血最终得到体现,还有许多被无声无息忘却…… 

  曲振荣始终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他最终完成了布达拉宫主景设计,报批样很快又经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研制领导小组同意上报国务院。虽然是整套人民币设计中最后完成的,但后期进展非常顺利。从此,曲振荣与遥远的西藏,通过亿万人每天使用的人民币,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发现:布达拉宫天空的云 

  1998年8月,曲振荣来到西藏采风,高烧三天后,他终于与布达拉宫第一次相遇。他第一眼就被这一历经千年的辉煌建筑震撼了——“非凡的”、“神圣的”、“无比的雄伟壮观”,这些突然降临到他脑海中的词汇,迅速使他兴奋起来。 

   大病初愈的曲振荣和雕刻师徐永才拾级而上,来到白云依托下的布达拉宫脚下,双手抚摸着砌筑宫墙的坚实石砖。在深邃蓝天、壮阔山峦、灿烂阳光、宫殿鎏金瓦顶的共同衬映下,布达拉宫是那样凝重与深厚、圣洁与雄伟。每个角度、每个细节,都在点燃他创作的火焰。为寻找最佳角度,在当地人民银行协助下,他们来到布达拉宫西南面一家水厂房顶上,从这里看布达拉宫,同现在钞票上呈现的布达拉宫形状完全一样。 

   在人民币50元券背面主景中,不但有布达拉宫,还有那一卷卷白云。布达拉宫天空上绵软而厚实的白云,是曲振荣创作中的发现。曲振荣感慨:“西藏的云太有特点了,它飘忽不定,看似虚幻,却又实在;它是厚实的,却又有层次;密则凝滞,疏则轻浮,疏密有度与布达拉宫相协调,方能表现出气象万千的雄浑。那种感觉,非亲眼目睹难以想象。” 

  回到上海,曲振荣的心仍留在西藏。数日后,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把设计师们又一次集中到北京怀柔进行主景的再创作。虽伏在案头,但面对采风照片与彩稿,高原清风仍扑面而来,布达拉宫金顶与金顶边蓝天白云,仍时时在曲振荣脑海中浮现。再创作的主要任务是依据彩稿绘制雕刻用的黑白素描稿,曲振荣深知,素描稿质量对雕刻作用重大。他不但把大量精力投入到素描稿创作中,还与一起采风的雕刻师徐永才不断探讨:在雄浑的布达拉宫上空,细细刻上了大朵大朵飘忽不定的祥云,使庄严宫殿更添圣洁的灵动。 

   在素描稿绘制创作中,曲振荣和设计团队的同志,夜以继日创作……半个月后,他终于完成了素描大稿,并在评审中,一次性通过。这时,他松了口气,才感到坐骨神经巨痛无比…… 

  得失:最好的设计是完美结合 

  曲振荣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很早就在艺术上崭露头角。大学毕业后,每年都有作品入选省市各种艺术展并获奖。著名画家、清华美院绘画系主任杜大恺对他非常赏识,曾有意招他为研究生的开山弟子。但他进入中国印钞造币行业后,衷情于钞券设计,数十载倾注全力,未曾动摇。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纪念钞设计在38幅设计稿中一举中标;他曾用六卷胶卷抓拍到上海人民广场上一只飞翔的鸽子,只为完成对纪念钞上一只“主鸽”生动的写实;他还曾在深夜的艺术揣摩中走火入魔,一头撞上角铁鲜血横流……在他后来具体组织的2008年奥运纪念钞、中银新版港钞、澳门币、中银百年纪念钞、澳门生肖钞的设计环节,他把多年对钞券设计的理解和追求传递到作品中。 

   在他看来,钞券设计最重要的是艺术与技术的完美结合,还有个人与团队的融合。这也是他曾经为钞券设计事业,而涉猎诸多艺术门类的原因。他坚信,越宽的艺术域值,能给钞券设计带来越多完美结合的可能。但如果让他选择最喜欢做什么,他一定会说,愿意化作一朵白云,回到布达拉宫那片天的上空。

50元券背面主景布达拉宫素描稿